2012年2月4日 星期六

台灣網路建設的一隻推手—專訪系友張善政副總經理(下)

大戰電信業龍頭
要能真切體會張善政當時與電信業龍頭抗爭的艱辛,首先就得先來看看當年網路在台灣的使用
狀況。在當時,許多教授透過學術網路以email與負笈國外的子女通訊,比起實體信件要寄上一
兩個星期才到,電子郵件的快捷與便利性,立刻就讓使用者欣然接受了。然而,電信業龍頭不
但沒有正視網路的方便性與實用性,擺出強烈質疑的態度之餘,還說出了一些如今聽來讓人瞠
目結舌、不可置信的話來。例如,在某次學術會議上,電信業龍頭的某位副總說了這麼一席
話:「有了網際網路(internet),以後就沒有人寫信、打電話了,我看你們這些教授是想逃避支
付長途電話費吧。你們看,貨櫃好不好用,當然好用啊,可是裡面放什麼東西別人都看不到,有人就拿來販毒嘛!」當場讓所有與會的教授們氣得臉都綠了。另外還有一次,微軟(Microsoft)的比爾蓋茲(Bill Gates)來台,一些IT(資訊技術)相關人士共同舉辦了一個座談會。在會中,同樣一位電信龍頭副總,便向蓋茲詢問了他對網際網路的看法,當時的比爾蓋茲正剛開始喜歡上網際網路這個新概念,他回答說,網路是個非常有發展前景的新興領域。這位副總先生聞言,當場發表了他的高見:「我的看法跟你相反,我認為,少了電信局做中央交換、少了我們這種中央管理的單位,這種東西(網際網路)一定會失敗!」張善政很清楚地記得,當時這位副總用的詞彙是:「crash, collapse!」張善政猛搖頭,嘆口氣:「說這種話真是丟台灣的臉啊!但你說怎麼辦呢?我們要面對的就是這種人。」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要求,T3還是沒有要成。最後,硬是請出了政務委員以專案的方式辦理,才讓電信業龍頭屈服。

如何為台灣基礎網路建設奠基
學術網路的T3總算是要到了。回過頭來看,在那個年代裡,台灣與國外的通訊都要受到警備總部的郵電檢查,以防止有人透過信件、電報或電話洩露重大國家機密。這時候,問題出現了:透過網路傳送的資訊,要如何檢查呢?「想到這個就覺得很好笑,」張善政說:「那個時候,警備總部想了半天,最後決定派兩個警察守在教育部的機房門口,形式上是在做檢查,但其實透過網路傳送出去的資訊,肉眼哪裡看得見!」現在想想,還真是荒唐。
漸漸地,美國商業界興起了使用網路通訊的風潮,台灣的進出口商、與國外有生意往來的公司,也希望能夠使用網際網路來與國外客戶通訊,於是,經濟部架起了SeedNet。然而,當時除了經過特許的學術網路之外,其他人都不被允許連線到國外。「大家一定都會覺得,有網路卻不能連到國外,那要網路幹什麼?現在會這麼想那是理所當然的,但當時電信業者的觀念卻完全不是這樣。」張善政搖著頭說。所以,當年的SeedNet,必須仰賴學術網路給予『靠行』,方能連線至國外。然而,此舉卻招來電信業龍頭的不滿,逕自將SeenNet剪線停用。遭到剪線的SeenNet氣憤不已,向經濟部強烈抗議,甚至一狀告到時任行政院應用科技研究小組召集人、國科會委員的李國鼎跟前。當時國科會郭南宏主委為平息這場風波,請來張善政對時任交通部長的劉兆玄簡報,說明整件事的原委。劉兆玄部長聽完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後,很明確地表示,三個月之內一定會請電信公司說明是否有能力開放國際連線,如果有,從什麼時候開始;如果沒有,也要說明是為何之故。這一場簡報結束後,明快爽朗的劉部長下了命令,使得電信業龍頭不得不有所動作。然而,電信業龍頭卻在與張善政開會時,狠很將他臭罵了一頓,指責張善政給他們找了天大的麻煩。張善政回憶:「他們說,網際網路這一塊他們早就評估過了,一年不過一億的營收,他們根本沒興趣做,才不是因為沒有這樣的技術呢!但是現在卻被逼著一定要做…」然而,就是在張善政的爭取之下、在劉兆玄部長的一聲令下, “Hi-Net” 於是誕生。「當然他們現在絕對不會承認曾經說過那樣的話啦,當時真應該錄音下來才對!」張善政笑著說。不過,對於曾經的這一場硬仗及最後的成果,張善政卻是非常謙虛:「劉兆玄部長有大功勞,我只有小功勞。」

任職國科會企畫處長
就在網路慢慢地被一般大眾普遍接受了之後,張善政的生涯又有了變化。而這一次,也是與劉兆玄部長有關。話說國家高速電腦中心的各種電腦繪圖研究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,張善政認為,研究網路的速度一定要比當時的一般網路快上至少十倍以上,才有辦法與美國的研究單位齊頭並進,並且建立起合作的可能性。他認為,資訊的互相交流能夠刺激人的創意,當年的網際網路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才能慢慢發展成熟的。於是,張善政又一次對劉兆玄部長進行簡報。
這一次,忙碌的劉部長,抽出午餐的時間,一邊吃便當一邊聽張善政簡報。由於劉部長學的是化學,對網際網路也不是非常理解,所以張善政的簡報由最基本的網際網路緣起開始,一直說到了何以會有使用網路來連結世界的需求。簡報結束,劉部長跟他的機要秘書說:「這個張善政的簡報做得真好,我頭都捨不得低下去吃便當,就是怕錯過他簡報的內容!看他要不要來做國科會企畫處處長,他很適合。」

政府公務人員IT水準之低落
就這樣,張善政離開了國家高速電腦中心,進入了屬於公職體系的國科會。在這一階段的工作中,張善政要面對的不再是研究人員,而是公務員,令張善政大受衝擊的,則是政府公務人員在IT方面程度之低落。張善政還記得,他是第一個帶著NB(筆記型電腦) 陪主委出國開會的處長。當年,即使國外的旅館也尚無提供上網的服務,於是張善政便先在台灣申請了國外的ISP帳號,再利用台灣的手機漫遊於國外上網。原本習慣使用電話和傳真處理台灣公事的主委,因為有張善政在旁,全部的書信往來都透過email進行。「有時候半夜還在幫主委寫信、寄email,簡直成了秘書呢!」張善政說。結果,回到台灣,會計告訴張善政,他的漫遊上網費用無法報帳,原因是,前無先例,所以沒有編列這項會計名目!「申請ISP帳號的費用我自己出就算了,結果連上網的電話費都沒辦法報帳,早知道就不要帶電腦出國去了!」張善政半開玩笑地說。當時台灣公務人員對於網路資訊技術的全然陌生與落後,由此可見一斑。
之後,隨著政黨交替,國科會主委離職,張善政也跟著離開了企畫處。在政府單位工作的這段時間裡,張善政很清楚地看到了公務人員普遍的『惰性』,他認為,台灣公務人員在IT的 “know-how”方面很不長進,總是故步自封、不思改善,而IT卻是一項日新月異的技術。張善政不禁懷疑,自己若是在公家單位待上二十年,是不是也會變得跟他們一樣呢?正是這一份擔憂,讓張善政走得瀟灑。

滾石不生苔,進入Acer當CSI
在學、研、官都歷練過一番的張善政,接下來到了產業界的宏碁公司(Acer)。由他所主導的Acer eDC中,最為人熟知的便是樂透彩的彩券系統。在宏碁公司裡,張善政負責主導『服務』這項產品。對許多人來說,這是個還蠻新穎的念頭。何謂服務呢?相對於以往公司行號販售看得到、摸得到的『產品』,『服務』則是沒有實體的。例如,樂透彩的彩券系統服務。這樣的商品,在未來將會成為一種趨勢。此外,張善政也提到,Acer eDC目前提供的另一種服務,則是幫政府保機密,與網路駭客鬥智攻防。「我常會問人家看不看美國影集、最喜歡哪一部影集。我自己最喜歡看CSI:犯罪現場。其實我們的工作就是網路裡的CSI。」張善政這麼說。在網路犯罪中蒐證,循線找出犯人,再將所有跡證交給警政單位來處理,這,就是eDC的一項服務產品。
當然,提供這一類電子服務所需要的基礎設備(infrastructure)規模相當龐大,Acer eDC也投入了相當多的經費在其中,短時間內回收不易。「過去六、七年都是公司其他部門在支持我們,不過熬了這麼些年,看起來明年應該是可以賺錢了。」張善政微笑頷首。

改善台灣的大環境,招標文化需要大改革
在產官學界皆闖出一番名堂的張善政,語重心長地說,這些年來,很深刻體會到政府該做什麼、不該做什麼,特別是國營事業。有人問他,如果給你一個機會去做,你知不知道怎麼做?「我知道得非常清楚該怎麼做。但即使知道怎麼做,也很難做啊。」張善政嘆息。例如,要改變政府的招標制度,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了。「這無關政治問題,誰當選都一樣,這是根深蒂固的『文化』問題,光靠一個人或一群人,都是很難改變的。」張善政搖頭。即使能夠改革成功,也需要五年、十年,甚至更長的時間,張善政苦笑說:「我已經老了,能不能再熬上五年十年也是個問題。」雖然很清楚台灣該做些什麼,但是,很懷疑做不做得出來。這樣的心情,充斥著無力感,卻也看到張善政對台灣整體環境的關懷之情。
談起政府的招標制度,張善政不由得義憤填膺起來。去年(96年)初樂透彩的經營權由中國信託得標,彩券開賣初期,電腦問題頻傳,當機不斷,造成民眾怨聲四起。這些事件,大家應該都記憶猶新。當時財政部採用價格標,以價格最低、回饋金最高者得標,富邦銀與宏碁公司因此敗北。「服務這種東西,怎麼能夠用價格標來評比呢?!」張善政對於公務人員無法轉彎的思考方式相當無奈。「不是東西便宜就好,重要的是它的品質。」不過,由於得標廠商造成的嚴重當機問題,財政部也學到了教訓,之後的運動彩券也明白表示了絕對不用價格標,而改用評審標。張善政說:「要痛了,才學得乖。」
談到如何改善土木業界的環境,張善政認為,這跟整個台灣的大環境很有關係。基本上,台灣不論哪一個行業,都要面臨市場不夠大的問題,政府也應該正視這樣的現實,擬定因應的政策才是。然而,要將國內的市場做好,也並非不可能。例如,政府的公共建設如果發包得好,就能夠鼓勵出好的廠商。政府單位採用新的評選方式,廠商施工使用新的工法,新工法成功了,業界就會不斷進步,也才能鼓勵更多有熱情、有抱負的人投入這樣的市場。但如果一直都還是用比價的方式,絕對無法催生新的工法,也就不必談產業進步這回事了。IT產業也是一樣,新的技術或商品,台灣還很少人在做,政府卻硬是要有三家廠商投標比價,在整個台灣也湊不出三家廠商的情況下,除了讓事情困難重重,也會衍生出一些額外的狀況來,使得許多原本有能力、有理想的廠商,也不得不打退堂鼓了。此外,張善政也認為,政府能不能夠給業界一個健康的市場,也連帶影響著國家的整體發展。

給土木學子的建議:多去修法律、商業等專業課程吧!
張善政形容自己是『滾石不生苔』,人生歷練豐富的他,建議土木系的學子,不要只專注在自己本系的專業上,更應該要積極地去接觸各種領域的知識。例如,去修習法律系的課程。多增加法律知識並不會與土木專業有任何抵觸,因為法律領域中也有土木建築法等等範疇,在未來工作時,更添一項專業知識;或者,去修習商業方面的課程,行銷、經濟、管理,這也是一些頻繁應用在各行各業的課題,多多充實自己在各方面的能力智識,絕對有益無害。當然,這也是對土木系的建言。張善政認為,除了學生要自動自發,土木系也應該在培育人才時,多考量未來所需,除了提供配套措施獎勵學生修習各種專業課程,更可以主動與其他系所商討雙學位之可行性,讓土木系學生在畢業後可以有更寬廣的就業市場。
這是一個領域多重交疊的時代,要成為真正的專業人士,必須擁有吸收各項知識的能力與習慣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